高效节水项目开启农业发展新征程

  • 发布日期:2019-09-05 10:21:24
  • 来源:沙雅县政府办
  • 字号:[ ]


近年来,沙雅县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借助南疆农业高效节水增收试点项目,以土地整理、高效节水建设和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为抓手,健全水利体制机制,发展适度经营规模,推广应用先进技术和装备,多措并举抓落实,努力实现水资源的节约集约利用,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眼下,正是棉花管理的关键期。9月3日,在沙雅县50万亩农业高效节水增收试点项目区——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忙着灌溉6277.35亩棉花。

如今,自动化、智能化的高效节水滴灌系统,让原本费时费力的人工灌溉模式成为过去式,也让适度经营规模得以实现。可在这之前,土地碎片化、生产经营分散化,一家一户单打独斗是沙雅县农业发展存在的“瓶颈”。

沙雅县水利局副局长张强告诉记者,试点项目实施前,沙雅县的农业耕地土地碎片化特征比较明显,而且地势高低不平,不利于实行农业规模化经营,在这个前提下,沙雅县在项目实施中,提前进行了土地平整。

得益于试点项目的实施,许多碎片化的小地块整合为了100亩到300亩左右的大地块,通过组建种植业合作社,农民将土地经营权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统一管理经营,实行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9年2月,通过“农户+合作社”的模式,实现了集约化管理、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的现代农业发展格局。

沙雅县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艾合买提·热西提说:“以前,农民的地是小块地、大水漫灌,现在合作社统一管理自动化滴灌,种机采棉,年底每亩分红1000块钱左右。”

红旗镇喀什托格拉克村棉花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现有社员327人,其中参与合作社种植管理的村民76人。社员按照土地入股份额分红,管理人员按照劳动量领取劳动报酬。贫困户尼牙再木·依明家里的11亩地流转给合作社以后,从土地里解脱出来的她承包了4.5亩果园,老公则找到了一份货运司机的工作,现在家里生活明显改善。

村民尼牙再木·依明说:“我们家里的地已经流转给合作社了,年底有分红,我老公出去打工一个月3500块钱,现在我们家已经成功摘掉了贫困的帽子,生活也越来越好了。”

村民艾则孜·肉孜在将土地流转的同时,还应聘到合作社从事田间管理员,每月有2500元的工资。

据介绍,试点项目预计2019年实现劳务创收2.91亿元,人均劳务创收3700元以上,带动1560户5558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稳定脱贫。

在以“农户+合作社”模式为主的同时,沙雅县坚持宜大则大、宜小则小的原则,还发展“农户+合作社+公司”“农户+家庭农场”为辅的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模式。

沙雅县水利局副局长张强说:“我县在坚持不改变农民土地承包权的前提下,一手抓土地平整,一手抓新型经营主体的培育,推动土地经营权向农民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入股流转,提高我县农业的经营集约化、规模化、组织化、社会化、产业化水平,有效破解南疆农业高效节水推广普及难题。”

与此同时,沙雅县通过严格落实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建立初始水权制度、健全农业水价形成机制、组建农民用水合作社、开展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等,将水以及水利设施和农民的切身利益紧密联结起来,让水务在村一级有了抓手。

海楼镇乔格铁热克村农民用水合作社副理事长热依木·亚森说:“现在农民统一配水,节约用水还有奖励,现在大家的节约用水的意识提高了,浪费水、没人管的情况也不存在了。”

截至目前,沙雅县已成立150余家农民用水专业合作社,主要负责村级配水、小型水利工程运行、水费征收,按照村级农业用水总量控制方案,开展量水到村、到条田,实行灌溉建账、管理、核算、收费“四到户”的制度,改变无序用水状况,促进实时灌溉,实现用水有申请、供水有计划、灌溉有定额、总量有控制。

沙雅县水利局党组成员、水管总站党总支书记任群星说:“通过项目的实施以后,沙雅县灌溉定额将由原来的每亩644立方降低到每亩473立方,农业灌溉水利用系数从0.49提高到0.68。2018年我们农业实际用水量7.5亿方,比红线指标少用了0.49亿方。同时,我们每年配置500万方水用于项目区内3.16万亩生态林灌溉,将年度限额结余水量优先用于新增人工生态林和自然生态的灌溉。”

据了解,沙雅县50万亩农业高效节水增收试点项目,涉及沙雅县渭干河灌区7个乡镇132个村,新建高效节水50万亩,并同步开展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等体制机制建设相关工作。目前,已完成滴灌工程45万亩,渠道防渗430公里,预计2019年底全面完成试点项目建设任务。

沙雅县水利局副局长张强说:“截至目前,我县试点安装量测水设施1917处,按照先建机制后建工程的原则,积极开展了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执行终端水价和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农业用水实行总量控制和定额管理,小型农田水利工程产权制度也实行改革,目前我们各项改革工作正有序推进。


分享到: